揭秘:文革中周恩来保护多少省市自治区领导?

发布时间:

  据不完全统计,周恩来以这种方式接到北京保护起来的各大区、各省市自治区的领导同志有:谭启龙、江华、杨尚奎、刘俊秀、李井泉、、张体学、张平化、叶飞、江渭清、欧阳钦、黄火青、黄欧东、王鹤寿、曾希圣、程子华、廖志高、霍士廉、杨超、高克林、有什么有关法律的小故事啊,朱德海等。

  本文摘自人民网 作者:刘武生 原题为:顶住追查周恩来保护省市自治区领导

  2月18日,周恩来再次让秘书打电话给江西省有关方面,限令造反派在2月19日将省委书记杨尚奎、书记处书记刘俊秀送到北京,届时,中央派飞机到南昌去接。但是,造反派竟然抗拒周恩来的命令,打电话给总理值班室说:“我们十九日准备在八一广场召开批斗走资派刘俊秀的大会,杨尚奎也要参加。我们要求推迟几天送他们来北京。”总理值班室的回答很干脆:“立即按时送到,不得推迟!”尽管造反派很不情愿,也只得在19日将杨尚奎、刘俊秀乖乖地“护送”到北京。早在北京机场等候的周恩来的联络员,对“护送”的两名造反派说:“总理指示,把人交给我们,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了,你们可以走了!”后来,刘俊秀在《总理爱人民,丹心照千秋》的回忆文章中写道:“联络员把我们送到中央办公厅招待所住下,并对我们说:在这里你们安心好了,总理希望你们好好休息,保重身体,以后更好地为党工作。我们同声回答:感谢党中央、毛主席、周总理的关怀!”

  “刚住下不久,招待所又不断受到冲击。为了安全,总理把一些同志转移到中南海,我和另外几位同志被转移到京西宾馆。在京西宾馆期间,总理还经常派人来看望和慰问我们。在总理的关怀和保护下,我在京西宾馆住了一年零一百天。”

  “由于周总理的深切关怀和精心保护,才使我和其他许多老同志一起得以幸存。可以想象,如果没有敬爱的周总理作中流砥柱,把党的一大批领导干部从、打倒一切的法西斯专政下解放出来,还不知有多少同志要被。我们的党和国家也就不可能有今天。”⑥

  为保护受“文革”冲击的各大区、各省市自治区的领导干部,周恩来几乎逐一加以干预和落实。据不完全统计,周恩来以这种方式接到北京保护起来的各大区、各省市自治区的领导同志有:谭启龙、江华、杨尚奎、刘俊秀、李井泉、、张体学、张平化、叶飞、江渭清、欧阳钦、黄火青、香港马会开奖免费资料,黄欧东、王鹤寿、曾希圣、程子华、廖志高、霍士廉、杨超、高克林、朱德海等。周恩来想方设法把这些老同志分别接来北京后,先后安排在中共中央直属机关招待所和京西宾馆。他还指派有关人员负责他们的安全和生活。

  为保证这些老同志的安全,他们的住处是保密的。但是,中央文革小组的一些成员却透露给造反派们。因此,中直招待所和京西宾馆也常常受到造反派冲击。来自四川的“成都部队”就曾冲进中直招待所,把李井泉、程子华、廖志高、杨超等同志揪走。周恩来得悉后,立即下令增派卫戍区一个加强连的解放军赶来保卫,并限令造反派立即放人,把李井泉等同志送回。

  住在京西宾馆的也遭受东北造反派的揪斗。周恩来考虑没有什么问题,可以“解放”回辽宁工作。但是,却反对,说还没有“过关”,并指使造反派闯入京西宾馆揪斗、陈锡联等,扬言“往死里打”。8月25日,东北的造反派有恃无恐地放肆冲击京西宾馆,竟从警卫战士的头顶越过,直奔的房间。造反派们冲进的房间后,对他连拉带推,往阳台上拖,准备把系上绳索从阳台上吊下去,强行揪走。周恩来得知后,当即让傅崇碧火速赶到京西宾馆,组织卫戍区部队战士保护,并把、陈锡联等转移到安全地方。傅崇碧赶到京西宾馆,亲自指挥部队把从造反派手中抢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