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子大王何阳的冤案是怎么回事?六合资料

发布时间: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那可不是冤案,简单来说就是他吹了个牛,人家信了,结果给他钱,他办不了事,最后翻船了。

  1995年,何阳应宁夏政府的邀请前往银川作报告,席间在政府官员的推举下为一家企业策划。后策划案受到银行的青睐,决定给以1500万元的资金支持。但是无人愿意为私企提供担保。眼看到手的资金泡汤,企业主夏几乎跪求何阳帮助担保,何阳为支持夏的发展,考虑到策划案的把握,在加上政府,银行的支持便冒着巨大的风险在银行的同意下为其提供了第一笔贷款700万元的担保。何阳成了夏的恩人,资金到位后他立即将谈好的10%的有偿担保金汇给了何阳。此后企业发展顺利,夏还在媒体上发表赞扬和感谢何的文章。后来除借给该企业9万元资金外(夏来京说暂借马上还),没有过多接触。四年后,银行领导更换,第二笔贷款不给了,而且还催要第一笔贷款。夏便产生了侵吞贷款的想法。他先是“离婚”将财产分流,自己留下一躲堆破设备,以防民事赔偿。为了防止银行刑事追究,他必须造成企业合理倒闭局面。到处扬言别人把他企业广告费骗了,所以企业倒闭。那么是谁骗了他呢,他竟然丧尽天良的想到了当初挽救他企业的何阳!把当年给何阳的担保金编成了广告费。这种谎言本来不会有任何人相信。担保不可能是无偿的,如果是广告费,那么冒着坑家当产的风险担保无所得解释不通。更何况没有合同没有字据,甚至连汇款单上都没有写广告费,现在编成是广告费如同无稽之谈。更离奇的是何阳是担保人,要知道世界上哪有担保人骗被担保人的?因为100%都有责任,骗10%不是有病吗?银行的人调侃道:何阳算是知名人士,讲课一次就进账数万,会骗你这区区小钱,何况人称点子大王,要骗也不可能骗的这么没水平,这么直接。更何况你经商多年,怎么可能没签合同就付款,付了款连收据都不要。这样的谎言谁会相信?银行当然不信,报案至检察院。狗急跳墙,深谙宁夏司法腐败环境的夏想到了公安。他收买了公安两个败类,将何阳绑架至宁夏深山,然后打电话让家人拿钱赎人。公安得到了钱,夏得到了企业被骗的证明(公安说的,你该信了吧!)两全其美。就把何阳放了。威胁不许声张,否则…

  何阳回到北京,怀着对党和国家反腐倡廉决心的信任,没有任何私念和愧疚毅然将他们举报至公安部。(如果何阳有一点犯罪动机,怎么会没事找事的举报)

  公安部确实发函来宁夏责令调查此案。何阳看到了正义的力量,依旧到处作报告。等待着佳音。

  腐败分子决不会善罢甘休,小公安自然不会将赃款独吞,(侵吞70万“扣押款”按刑法是什么罪,他们当然清楚!就算大公安没有贪赃,下属发生丑闻,按追究制也要受到牵连)大公安要么一同毁灭,要么一同顽抗。只要没有监督机制,腐败者肯定选择后者,这就是当今腐败的根源!大公安可以用宁夏公安的口气发言了,而且收买了新华社驻宁夏记者站记者许群联合炮制了一篇内参。其内容,可想而知。公安说了,新华社说了,你还不信?!一时间,黑白颠倒,是非不分。没有防备的何阳又被抓了回去,没有任何发言的权利。

  当然宁夏也非一潭死水,宁大陈教授自告奋勇当何阳的律师,因为他也被冤枉30年;首办陈检察官拍案而起,怒斥这叫什么案子,立马被撤下,第一次受理的付法官决定宣布无罪,马上被换下由听话的人取代…

  在庭上,成了审判贪官污吏的战场,检察官哑口无言,面面相觑.连夏都承认:”没有委托何阳作广告”而新闻报道者却保持了沉默,几个报道者立刻受到处分,美其名曰,不干扰司法。沉默吧,最终邪恶会把灾难降临到每一个沉默者头上!

  最后举报者成了罪犯,侵吞国财者成了受害人,贪赃枉法者成了英雄…何阳没有屈服,他在狱中坚持斗争,决不向邪恶妥协,还是怀着对党和国家的信任申诉不止。

  当然新闻界并非全不说话,《北京法制报》全版刊出“何阳在狱中喊冤”指出“法院认定的事实不清,甚至严重错误”“法院违法枉裁,采用证据不实不合法”“本案一错再错的根源是程序不合法”《中国策划》发文“想不到时光已进入新世纪,这种靠自己智慧出名的知识分子还要遭此磨难,这不仅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中国知识产权界的悲剧,中国知识经济的悲剧中国新一代知识分子的悲剧,如果中国的知识分子都因何阳事件而不再敢创新,不敢去维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中国的发展也就是一场春梦,这将是民族的悲剧,国家的悲剧。”

  在封建社会,杨毕一案也就是经过4年得以平反,还有像翁同和那样的秉公执法的高官。而何阳一案竟然持续了5年!难道还要像当年杨乃武一样长啸:“宁夏无日月,华夏有青天”吗?!

  何阳:我是一个以个人风格为主的典型专业策划人。由于我最早在国内从事这个行业,接触了大量的各行各业不同规模不同形式的企业,因而吸取了众多企业家成功的经验及失败的教训,加上本人在这方面的特殊能力和兴趣,往往对企业家提出的问题,能够迅速做出解答,在产品创新方面与尤为明显。这种个人风格不需要众多的人员和场地,因而我多在报告会中调侃,人家是皮包公司,我连皮包都没有,只带着脑袋就行了。我还极善常讲演,报告会气氛热烈,讲遍中国。我作为专家应邀到联合国工发组织会议上发言,引起了众多外国专家的赞扬。 我每年平均要到50多个地区作报告,加上咨询(每次1万元)收入彼丰,“人均GDP”策划业之首,加上均为税后收入,主办方一切费用全管,而且受到的欢迎如同国宾。我何乐不为呢?在加上我感到国人的创造力欠缺,故我在大学里讲学实行四不(不要一分钱,不吃一口饭,不喝一口水,● 抗日时期的龙哥是谁31844神算网香港资料!不抽一支烟)受到的欢迎更是空前。这是做任何企业都得不到的快感!我出的每一本书都是畅销书,我的事迹竟然可以编为相声《点子公司》在春节晚会上播出…我被宁夏诬陷后,一个宁夏文人竟然说何阳的企业太小云云…我不明白,难道帕瓦罗蒂非要成立个歌舞团才叫大吗?国外这种风格的策划人反而受到更大的尊敬,美国著名策划人戴明,没有雇员,没有办公桌,但是他的名字被作为日本工业管理的最高奖,一直奔走于美国大地向企业传授福音(详见《点遍中国》P100)。

  何阳:北京系统工程学会策划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北京创造学会副秘书长、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的中国专家。先后担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博士生及人民大学MBA的辅导工作,并被全国十几所大学聘为兼职教授。

  何阳:他们先是参与经济纠纷后来发展成贪赃枉法,执法犯法诬陷无辜。他们把我绑架至宁夏关在山区,然后打电话让家里拿钱赎人,当然他们对我说的是先把钱扣下,等案子查清再给我。钱给了,就把我放了。返京后,我就向公安部举报了他们。他们先问我是不是取保候审,我说绝对不是。他们就初步断定是参与经济纠纷,并讲解说,交钱放人是参与经济纠纷的特征,如果犯罪交钱也不能放人。如果没有犯罪那连钱都没有权利扣押。法院才有这个权力。后来他们竟然贪污了这些款项,六合资料。我这样说是有根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98条规定:“人民法院做出的判决生效以后,对扣押、冻结的赃款赃物及其孳息的,除依法返还被害人外,一律没收,上缴国库。司法人员贪污、挪用或者私自处理被扣押、冻结的赃款赃物及其孳息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不构成犯罪的,给予处分。”而他们案子刚刚开始,他们就把钱“处理”了。这就是我举报后和宁夏公安成了你死我活矛盾的真正所在!你说要是不给我按个罪,他们是什么后果?

  何阳:对,当年淮北口子酒厂赞助我为大学生作报告,四年后,厂长换了,竟然举报了老厂长,经纪委查清没事。他们不甘心,还要把这个钱要回去。就动用了公安。老厂长知道后气的要命,大骂不止!当时,公安部同志说,现在落后地区的少数公安都急了,这类事件很多,所以部里正在整顿和重申严禁公安人员参与经济纠纷,我就写上了。至于其他议论,你多次被人抢劫,不抱怨强盗太多,治安不好。而是怀疑或者埋怨被害人有什么不对,这岂不是咄咄怪事。

  何阳:章罗批判后为他说话的多吗?彭德怀打倒后为他喊冤的人有吗?成了叛徒、内奸有人怀疑过吗?难道了解他们的部下、朋友还少吗?这正是我们中国人的悲哀!更为悲哀的是揭发和“证明”他们的恰恰有些是他们的朋友和部下。上面提到的那个宁夏文人在别人问起此案的真伪时,她竟然惊奇的答道,“公安局、新华社内参都说了还有假吗?”哪人哭笑不得…当然毕竟时代不同了,事发后《斗胆谈何阳》、《宁夏公安有权拘留何阳吗?》见于媒体,特别是宁夏宣判后中新社的新闻周刊仍发表了《点子大王要翻案?》而《北京法制报》、《中国策划》更是发表了长文《何阳在狱中喊冤》矛头直指宁夏腐败分子,这在建国以来还从来没有过。最近许多媒体把我纳入“影响新中国青年的十大英雄”其中的知识英雄,一些大学生和企业家的来信鼓励和支持更令我热泪盈眶。今年在北京召开的策划大会上,一些著名策划人人大,为我鸣不平,希望人大监督纠正这一冤案。

  何阳:当然,我引用旁观者的一句话,“如果你是一位资金短缺的企业家,有人帮你贷款1500万元,而且还提供担保,你打算给他多少报酬?”随便在街上拉一个老板问问!

  你如果真委托人家做广告,会不签合同,不写明付款用途,甚至连收条都不要吗?如果人家欠你的钱,你还会问他借钱,注明要三个月还他吗?

  看看夏在《中国经营报》(97.5.13题目:策划不凭嘴 夏XX)上发表的文章吧!“在请何阳先生咨询之前,我们企业步履艰难,年销售额仅为300万元。1995年何阳先生到宁夏做咨询业讲演时我们听后感到受益匪浅。于是在1995年12月到1996年6月的半年时间里,我们先后请他为公司做了三次咨询,包括企业管理、广告宣传、资金等几个方面。结果企业的效益有了根本性的好转,今年到目前为止,我们的销售额已经超过千万。资金缺乏是一直制约企业发展的重要原因,何阳在这方面为我们做出了很大贡献。他专门到市政府与市领导进行沟通,寻求地方政府的支持。他还免费为银行系统作了一次报告,为公司争取到了银行近1000万元的贷款。”这是当时的线年后的诬陷的最具有讽刺意义的注脚。

  何阳:这个案件本来就没有证据,全是胡编的能有证据吗?最后只能用搜扣我的公章盖在白纸上打出两份函件,写上收到广告费云云,如同儿戏。其中有一份竟然写到“担保已完成”而过后一查日期竟然比刚刚谈担保的日期还早一个月。本来法庭还装模作样的表示要鉴定这个证据,后来还是没有鉴定,因为一旦鉴定结果出来,不但立刻真相大白,而且还可以证明公安参与了制造伪证,检察院同流合污,法院违法枉裁!

  如果一个人拿了人家的印章,盖在白纸上,中国同城征婚交友网的介绍手机现场报码开奖直,然后打印上某某欠他1个亿,就去管人家要钱,甚至还去打官司,你肯定认为这个人吃错药了。但是这个闹剧竟然在宁夏发生了!居然成了宁夏法院唯一的判罪证据!你看宁夏还有法吗?

  何阳:这个问题我本来不想说,太无聊了!你认为一个正常人会把自己的隐私录像带给别人吗?但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那么卑鄙,就算他们如此,媒体也不可能跟着卑鄙。但是我想错了,他们干出了连西方黑社会都不耻于干的事情,有些媒体下劣到连西方媒体小报都不会做的地步!

  何阳:说这话的人要么特别聪明要么特别愚蠢。因为中央lingdao没有审案,何况案子刚开始,怎么会断定案情?无法无天?人大?事情是这样的,公安部发函要求调查此案时,宁夏公安急了,慌忙找了新华社驻宁夏的记者许群,联合炮制了一篇内参,内容可想而知了,不知用什么方法让罗*作了个批示。据北京来的同志说一般中央lingdao对案件的批示都是原则性的,因为案件刚刚开始不可能有结论性的意见。但是宁夏公安如获至宝,竟然到处宣扬这是中央 lingdao定的铁案,似乎怎么“办”都行了。你看这不是给中央lingdao抹黑吗?

  何阳:据北京来得记者调查绝对没有,否则作为北京市政法委的机关报也不会发表指责宁夏司法腐败的文章。更何况我在被宁夏绑架以前,还在各地作报告,而大多数是由政府主办的(经委或宣传部)。别说政治问题,就是观点和中央不一致都不可能允许到处作报告,你作为记者应该明白。

  当然不是,在中央决定遏制法功时,当地政府都要求我在报告前讲一下政府观点,我作的是经济类报告,还是讲了。